电话:010-85651425

手机:18500204922

民间维权官微

广州浪奇:“洗衣粉跑路”引发的“惨案”

2021-01-16 00:32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何艳

“创造生活无限美”的浪奇最近实在“美”不起来。这家60余年的老品牌,居然上演“洗衣粉跑路”的戏码,并被爆存货“黑洞”。除了这些烦心事,公司存款又遭冻结,且被监管层立案调查。

  

“洗衣粉跑路”引发连环案

  2021年1月8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不过,市场对这一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早在2020年,广州浪奇上演“洗衣粉跑路”剧情后,就接连暴露诸多问题,遭到市场质疑。

  “洗衣粉跑路”事件可追溯至2020年9月27日,当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存储在瑞丽仓和辉丰仓两个仓库共价值5.72亿元的存货,被仓储方否认签署相关仓储合同,也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同时不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测工作。瑞丽仓和辉丰仓对应的仓储合同签约方分别为江苏鸿燊和江苏辉丰石化。随后,鸿燊公司回应称,鸿燊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仓储合约,但并未实际入库;辉丰仓公司方面则表示,从来没有签过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

  此后,“洗衣粉跑路”的“黑洞”越撑越大。2020年10月30日晚,广州浪奇在对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表示,根据自查情况,公司截至目前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合计8.67亿元。这也意味着“洗衣粉”事件所涉金额迅速扩大,由5.72亿元攀升至8.67亿元。而出事的仓库也由此前的2个,扩展至至少6个——除瑞丽仓、辉丰仓外,还有四川仓库1和2、广东仓库2和3,以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的商品,等等。

  目前,广州浪奇已被立案调查,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20年9月27日收盘时持有广州浪奇,并在2020年9月28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或者于2021年1月8日收盘时持有,并在2021年1月9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须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60余年老品牌的“下坡路”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的前身是广州硬化油厂,始创于1959年,距今已有超过60年的历史,是华南地区最早成立的洗涤用品企业之一。公司建立了以“浪奇”为总品牌,和“高富力”“天丽”“万丽”“维可倚”、肤安”“洁能净”和“hibbo”等品牌系列组成的品牌体系。1993年,广州浪奇正式登陆A股市场,并成为广州市首批上市企业之一。

  辉煌的历史没有助力公司走强,反而逐步沦为“美好”的包袱。近几年,受消费升级冲击和行业“大佬”夹击,广州浪奇在业内几乎销声匿迹,同时业务也迅速萎缩,业绩不佳。

  公司上一次被推上“风口”还是跟拆迁有关,而无关主业。2019年12月11日,广州浪奇公告称,因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根据双方拟签署的收储协议,拟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若广州浪奇在签署《收储协议》后12个月内按要求交付全部土地,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将向公司支付收储土地商业用途市场评估价的10%,即4.31亿元作为奖励。这也就意味着,广州浪奇最高可获得拆迁补偿款达25.87亿元。

  而这笔拆迁补偿款对广州浪奇来说堪称一笔“巨款”。数据显示,广州浪奇在上市27年间,净利润总计也没有超过5亿元。2019年全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才6136万元,而进入2020年,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20年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到11.7亿元。

  除了存货“黑洞”,业绩不佳,公司还存在大量债务逾期。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已经达到7.10亿元,逾期均为公司贸易业务。截至2021年1月7日,公司共2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85亿元(其中,美元户余额按照本公告日汇率换算)。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94%,占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最近一期(截至2020年9月30日)未经审计净资产的39.27%,占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最近一期(截至2020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货币资金余额的38.25%。

lovehd日韩片_外国性交片_免费卫星网络电视_七妹导航大全